翻页   夜间
澳门皇冠真人在线 > 喜上眉头 > 675 倒霉蛋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澳门皇冠真人在线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沉浸在失望中毫无意义,若此次能有所收获,便不算一无所得。

    夏神医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连他都琢磨不透,见所未见,即便说了出来又能有什么用处

    况且

    “说了你们怕也不信,还要当我是给自己找面子”

    夏神医语气无奈之余,又夹带着些许茫然不解“非是天生,非是外伤,却也不是中毒所致”

    “伯父这是何意”张眉寿神情微滞。

    “我已替他细细地查验过,他这双眼睛固然有些许损伤,却不至于失明不能视物。”夏神医皱眉,甚至忍不住问道“他当真看不到吗”

    若非这丫头的模样不似作假,他简直要怀疑对方是刻意找了个正常人来戏耍他

    张眉寿的眼神一阵变幻。

    明太医此前诊出了阿鹿并非生来便失明。

    如今擅于此道的夏神医又诊出,阿鹿的眼睛并非外伤或中毒所致

    可凡事总得有个因由才对。

    生来好端端地一个人,总不能无缘无故就看不到了

    “总而言之,我倒从未见过这般古怪的症状兴许还是我医术尚浅之故。”夏神医脸上少见地浮现出惭愧之色。

    此时,却忽然听张眉寿问道“不知伯父可曾听说过蛊毒之术吗”

    到底学的便是这个,她之前也不是没有疑心过阿鹿是中了蛊

    只是因自己所见,及诸多原因一早便打消了这个猜测。

    夏神医脸色顿变。

    “蛊毒之术”他神色肃然,眼中含有几分审视之意。

    早在这个女孩子识出断心草时,他就察觉到对方有通晓医毒之理的可能

    而如今,更是张口就是蛊毒之术

    此类禁忌之术,寻常闺阁女儿家,怕是连听都没机会听到才对。

    见张眉寿没有迟疑地点了头,夏神医压下心底起伏,开口道“你莫非疑心他的眼疾,是蛊毒所致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眼下似乎极有这个可能

    夏神医却是摇头“蛊毒亦是毒,只不过比之寻常毒药,更为隐秘罢了,若真是为蛊毒所伤,应当不至于诊不出异样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,晚辈指得不是寻常蛊毒。”张眉寿声音低了些许,眉间神色却是凝重。

    看来夏神医对蛊毒之术了解的并不算深。

    寻常的蛊毒,自然能被查验出来

    而此时,又有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小厮扶着苍鹿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方才夏神医走得急,晚辈还未来得及道谢。”少年朝着夏神医的方向施了一礼,态度温和平静“多谢神医出手诊治。”

    夏神医听得险些要脸红。

    神医这两个字,以前他是不屑要,而如今是他高攀不起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神医罢了,你也不必与我道谢,倒是我心中有愧。”

    夏神医叹了口气,遂朝着祝又樘的方向拱了拱手,随后就抬脚离开了前厅。

    当真是没脸再待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阿鹿”

    张眉寿朝着苍鹿喊了一句,余下的话却哽在喉咙里,全然不知要说些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苍鹿却已悉数听懂了。

    他满面轻松地笑着道“蓁蓁,这有什么要紧的”

    张眉寿鼻头顿时酸涩无比,几乎是瞬间,便有泪水充盈在了眼眶当中,叫视线中少年带笑的模样轮廓冲淡了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实在期望太高了。

    没听到她回话,苍鹿预感不妙,连忙又道“蓁蓁这当真没什么。一次寻常诊看而已,便是近来,父亲还会常常请了郎中到府里替我诊看呢。”

    他当真没觉得有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他一早就察觉到了蓁蓁对此番看诊的看重。

    张眉寿已是满眼泪水直往下坠,偏又不敢哭出声来,只得死死瘪着嘴巴。

    她并非是就此觉得撑不住了,也不是在为自己哭。

    而此时,身边一直握着她手腕的少年,又朝她靠近了半步,伸出另一只手落在她脑后,使她靠在了自己肩上。

    张眉寿只觉得如得了支撑一般,将整张脸都埋去了他胸膛前,由眼泪滚落进他干净清爽的衣袍里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苍鹿身边的小厮见得这一幕,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,赫然连呼吸都窒住。

    这

    太子殿下与张家姑娘

    是,他看得出张家姑娘的情绪十分不妙,一直在苦苦支撑,可太子这种安慰方式,当真是常见的吗

    这举动确实是不同寻常的吧

    但为何他竟觉得十分和谐呢

    小厮拿怀疑人生一般的表情,默默转过了头看向厅外。

    而这一看,却是对上了一双极冷然的眼睛。

    立在厅外的清羽,正冷冷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小厮当即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这种今日无法活着离开此处的绝望感是怎么回事

    继公子的好出身好样貌极好性情之余,今日他竟连公子的眼疾都羡慕上了

    小厮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苍鹿倒当真是没有察觉方才面前经历了这样一幕,眼下正与张眉寿笑着问道“若回回都要惹你心中不适,那日后干脆不寻郎中了可好”

    张眉寿已经自祝又樘身前抬起了头来,此时正擦眼泪,闻言就道“那怎么行”

    她不但要寻郎中,更一定要治好他

    非但要治好他,还要瞧着他娶妻生子,和和美美平平安安地过完这一生

    她方才哭一哭,只是觉得阿鹿实在太倒霉了些,竟叫号称这天下没他治不好的眼睛的夏神医也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这得是什么千年不遇的倒霉蛋

    分明是这么好的一个人,老天爷未免太不开眼

    委实是倒霉到叫她只想仰天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张眉寿将眼泪擦干,整理好形容。

    哭一会儿就成了,眼下还有要紧事要去办。

    若想知道她的猜测是真是假,当然要立即去印证

    听得她这瞬间恢复坚定的语气,祝又樘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嗯,不愧是他家小皇后。

    苍家老太太几乎是魂不附体地自大永昌寺匆忙赶回家中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,您慢些”黛妈妈一路上劝着。

    苍老太太却无暇顾忌自身分毫。

    “姑娘如何了”

    被黛妈妈扶着一路回到内院,老太太忙地向迎上来的大丫鬟问道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网站地图

澳门皇冠真人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