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澳门皇冠真人在线 > 盛唐不遗憾 >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澳门皇冠真人在线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双儿的家里是真的没啥好东西能够招待客人的,不过,李安也不是来吃饭的,并不需要别人招待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不用了,我也不是来吃饭的,这时间也不早了,马上就该回去了。对了,你现在在哪里做工,主要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李安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傻大个回答道:“在一个贵人府上栽树,都是十几人高的大树,是从江南运过来的,水土不服,还不一定能养活呢?这些贵人也真是有钱,就为了一棵树,居然从那么远的地方运来,多好的树啊!树干和树枝都被砍的差不多了,就剩一个主干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一脸的可惜。

    这些贵族的确是这样的,确实比较喜欢收拾家里的花花草草,尤其是高大优质的树木,更是很多人追捧的好东西,而什么样的树木才最彰显身份呢?自然是有年头的粗大稀有树木。

    树木的年份大才更有气势,而只有稀有不太常见的树木才能彰显高贵,若是满大街都有的树,那就不足以彰显贵族的个性了,所以,很多贵族都希望去比较远的地方购买异乡的高贵树木,这样才更能彰显自己的高贵身份。

    尤其是江南蜀中的树木,有好多都是非常美观的,很让贵族们喜欢,但外地的树木,毕竟不太适应京城附近的环境,再加上长途运输的损耗,所以,树木栽种之中,是无法保证绝对成活率的,有很大的概率会枯死,而一旦枯死,这钱就白花了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贩卖树木的人是包活的,若是种不活就不收钱,但这种情况的费用肯定会更高一些,一次大约要花几次的钱,耗费那是相当大,不是普通贫民百姓玩得起的。

    “都是江南运来的大树,那都有什么树啊!”

    李安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汉子摸了摸脑袋,尴尬的笑了笑,开口道:“好多种呢?高高大大的,咱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树,反正咱只是负责栽树,管它是什么树呢?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栽树的人,却不知道自己栽的是什么树,这也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李安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像这种人,也就只能一辈子栽树,因为,他居然连自己这一天天栽的是什么树都搞不清楚,如此,事业上也就不存在进步的可能了,都不知道自己干的是什么,怎么可能会有进步呢?

    有一个故事说的好,有三个工人在工地上砌墙,有人问他们,你们在干什么,第一个回答说,你眼睛瞎啊!没看到我在砌墙吗?第二个回答说,我正在建设一座大楼,最后一个说,我正在建设一座美丽的城市。

    最终,说自己正在砌墙的人,十年后还在砌墙,而说自己在建设一座大楼的人,已经成为了一名小老板,而说自己正在建设一座美丽城市的工人,已经成了大老板了,非常的富有,这就是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汉子,显然是属于第一种人,他每天就是无脑的干活,至于自己干的是什么,一点儿也不关心,整天都在栽树,却连自己栽的是什么品种的树木都搞不清楚。

    若是刚刚开始工作,倒也罢了,可这个汉子明显是干了很多年的人了,并不是干活的新手,却连最基本的树木种类都搞不清楚,这怎么能进步呢?

    不过,像这个汉子这样的人,在整个社会上实在是太多了,多的都数不清,到处都有这样的人,或者可以说,绝大多数人都是如此,能够对自己的工作有更好认识的人只是少数,而能够上升的名额也同样是少数,所以,注定只有少数人能够获得上升的机会,能够获得更大的成就。

    “就只是栽树吗?贵人的府上,可不仅仅就是栽大树吧!这也太单调了。”

    李安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在李安的印象里,贵族家里至少要有亭子,树木,假山,竹林,这些是一个都不能少的,要不然怎么能配叫贵族的住处呢?

    汉子点头道:“主要就是栽树,这个活儿是最多的,最难栽的是大树,还有一些小树,那就好办多了,挖个坑埋进去就行了,还有一些好看的石头,不过,这个是石匠干的,我们只需要挖个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李安点了点头道:“哦,原来是这样?你干了几年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,大约有七八年了吧!”

    汉子开口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干了七八年,也该有些积蓄了啊!怎么家里还是如此贫寒,现在的大唐不比以往了,到处都是富裕起来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安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汉子被说的有些脸红,显得非常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没用,连累娘子和闺女,都没能过上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汉子说话都喘起了粗气。

    李安摇头道:“你这看着身体强壮,比一般的汉子都要壮的多,怎么就没用了,若是个瘦弱的病秧子,那也就不奇怪了,可你一点也不瘦弱,反而还很是强壮,有这么好的身体,干了七八年了,居然毫无建树,这是怎么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贵人,我也不清楚啊!我的身子骨确实不差,干活也算卖力,可不知怎的,总是会隔三差五的闯祸,干了大半年,只要闯祸一次,工钱都不够赔的,若不是工头求情,把妻女卖了都陪不上啊!”

    汉子非常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是闯了什么弥天大祸了,居然要把妻女卖了都陪不上。”

    李安早已洞悉一切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是什么弥天大祸,就是弄坏了东西,比较值钱的东西,几年的工钱都陪不上。”

    汉子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举几个例子,让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李安闲着也是闲着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汉子开口说道:“八年前的第一次,我在一处公爵府上干活,正抱着一棵树走着,突然脚下踩着什么东西了,啪的一声,马上就有一个公爵府的下人过来让我赔钱,说这是贵妃赏赐给公爵夫人的花簪,价值不可估量,被我踩坏了,要赔钱,要赔好多好多的钱。”

    说着一脸的痛苦,好像自己真的运气很背似的。

    李安蹙眉想了一下,开口问道:“皇帝赏赐给公爵夫人的花簪,居然随便掉在地上,还正好被你踩坏了,有没有这么巧的事情啊!”

    很显然,李安是非常怀疑的,甚至基本上能够肯定,这个汉子肯定被讹诈了。

    汉子忙道:“贵人说的是,我也是这么理论的,刚才走路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地上就有一个木簪,可那个下人说,她们的公爵夫人刚刚经过这里,大概是不小心从头上掉落了,因为木簪太轻了,掉落在草地上也每个声音,所以,就没有被及时发现,后来公爵夫人发现发簪不见了,就让他们这些下人分散寻找,恰好就看到我踩断发簪的一幕,就说是我的错,可我也不清楚地上有这么珍贵的花簪啊!”

    说着,汉子一脸的懊丧,觉得自己运气太背了,怎么这么巧就把木簪给踩坏了呢?

    李安自然明白了一切,笑着问道:“然后呢?是怎么收场的。”

    汉子接着说道:“当时,那个下人要我赔偿二十挺金子,我一个普通的百姓,哪里会有这么多的钱,还好,我们工头跑了过来,说我不是故意的,这个错也不能全怪我,况且,一个穷人也赔不起,让那个仆人在公爵夫人面前美言几句,反正公爵夫人的首饰多得是,夫人也向善向佛,并承诺给那个仆人一挺金子摆平此事,那个仆人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李安顿时全明白了,笑着说道:“后面的事情,你不说我也清楚了,工头为了帮你付出一挺金子,这个钱是肯定要从你的工钱里面扣的吧!”

    汉子点头道:“没错,这个祸事是我闯的,当然要有我来承担了,怎么能让工头为我背负债务呢?这一个簪子就是我大半年的工钱,不过,工头每个月只是扣掉大半,让我一年还清,要不,每个月连饭都吃不上了,这个工头是个好人,所以,这么多年,我一直跟他干,从来都是尽心尽力的,一点也不偷奸耍滑。”

    李安闻言,只能在心里偷笑,这个傻子怕是被人耍了还不知道,若是只有这一次意外,李安也愿意相信这个工头是个好人,可这个汉子在工头手下干了七八年了,这种事情出了一次又一次,这就很不正常了,另外,这个事件本身也有很多破绽,只是在你愿意相信工头的时候,这些破绽都会被忽视掉。

    “第二次是什么时候,不会是七年前吧!”

    李安忍住笑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汉子眼神里充满了惊诧,吃惊的说道:“是七年前,贵人猜的真准,说来也奇怪,我用一年时间,才刚刚还清上一次闯祸的钱,马上又闯祸了,这一次是在一个侯府,我拖拽小树的时候,把路过的一个花盆给压碎了,花盆里的花也被弄残了,可我上午从此处经过的时候,明明就没有花盆,怎么下午突然就有了花盆,也是怪我不小心,要是多注意一下,也就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,都怪我太不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一脸的懊恼。

    李安开口说道:“这一次一定又是名贵的花盆和花,又被下人给逮住了,又是工头出头花钱摆平的吧!”

    汉子非常佩服的看向李安,点头道:“说的没错,贵人说的太对了,这一次花盆是府上郡主的,盆里的花是郡主最喜欢的花,说是宫里的某位公主送给郡主的,公主拿它当宝贝,因为最近这花儿长得有些问题,说是放在大院子里透透风,不料却被我弄坏了,这是郡主的命根子,要是被公主知道了,下人说自己的小命不保,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,他只能花高价去东市购买一盆一模一样的,可这是最名贵的西域名花,需要几十贯钱才能买到一盆,既然是我碰坏的,就让我来赔,我当然不愿意了,可下人说郡主蛮横,若是他把这事儿告诉郡主,郡主一定不会放过我,最后工头让我们各让一步,一人赔一半,这事儿就算这么揭过去了,可这么多钱,也是需要我还大半年的。”

    李安的表情显得很是无奈,在同一个坑里摔倒两次,这也是没谁了,只怕只有傻大个这样类型的人,才会如此重复的上当。

    “恩,再说说六年前的。”

    李安耐心的询问。

    汉子诧异道:“贵人真厉害,一下就猜到了,六年前是在一个大商人的家里,那个大商人可有钱了,家里的后花园特别大,仆人足有一百个左右,园子里有各种名贵的树木,我们在那里栽种一棵从扬州运来的高大树木,干完活的时候,我一时内急,就跑着去找恭房,结果走的太快了,在过一个圆形拱门的时候,迎面撞上了一名端着盘子的女仆,结果盘子里的茶壶一下子就摔坏了,这也是一个颇贵的茶壶,要不是工头说情,商人大度,我这一辈子都赔不起。”

    说完急的都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看着汉子都快要哭了,李安却只能憋着笑,继续询问下面的几次遭遇,结果是可想而知的,每次都是不小心碰坏了主家的名贵物品,然后需要高价赔偿,之后,老好人工头出面搞定事情,让汉子能够少陪不少钱,之后,汉子由于感激工头这份情,所以,不但还清了工头给自己垫付的钱,而且,平时干活更加的卖力,更加的对工头忠心耿耿,即便别人高薪挖人,汉子也没有背叛自己的工头。

    “您说说,这权贵之家,怎么都用这么贵的东西,随便弄坏了一个,都是我们这些小民赔不起的,把家卖了都赔不起啊!”

    汉子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李安有些憋不住了,开口说道:“你们的那位工头面子可真大,不管是谁都能给几份薄面,什么大事儿都能摆平,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物,我倒是很想见一见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何难,贵人若是相见,明日我就带您去。”

    汉子开口说道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网站地图

澳门皇冠真人在线